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 | 中国科学院
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
 

 
新闻动态
现在位置:首页>新闻动态>综合新闻
不作不会死:身处脱欧僵局英国有哪几种“死法”?
发表日期: 2019-02-17
打印本页 字号: 关闭

原题目:不作不会死:身处脱欧僵局英国有哪几种“死法”?

图片泉源:视觉中国

记者 | 王磬

特蕾莎·梅的脱欧方案在英国议会惨遭否决,给冗长的脱欧拉锯战又增添了戏剧身分。只管梅挺过了在野党提倡的不信托动议,但这并未改变脱欧已入僵局的事实。这幕已经上演了两年半的脱欧大戏,犹豫至今,距离之前商定的3月29日大限只剩不到十周。

没时间了——或许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。出路在那里——或许也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谜底。

我们梳理了接下来可能泛起的几种情形。

1、硬脱欧

硬脱欧,又称无协议脱欧,指的是未能在《里斯本条约》第50条的框架下就脱欧条款告竣协议。

《里斯本条约》是在原《欧盟宪法条约》的基础上修改而成,又被称为“简化版欧盟宪法条约”。第50条是成员国希望脱离欧盟时需遵照的行动企图,“任何欧盟成员国都可以遵照该国的宪法例定决议退出欧盟”。

详细划定主要有:任何决议脱欧的成员国必须通知欧洲理事会,并商讨脱欧详细细节;各方要在两年时间内告竣协议;若是希望延期,需要获得所有成员国的一致赞成;即将脱欧的国家将不能到场关于脱欧的欧盟内部讨论。任何协议必须由所谓的“有用大多数”(qualified majority)的赞成通过(也就是余下27个欧盟成员国中的72%生齿),同时必须获得欧洲议会的支持。

英国于2017年3月29日启动了《里斯本条约》第50条。根据划定,英欧双方需要在两年内——也就是2019年3月29日之前——完成以下事宜:

(1)谈判、告竣脱欧协议草案;

(2)让草案获得英国议会的投票通过;

(3)让草案获得欧盟成员国及欧洲议会的投票通过。

现在主要是卡在了第(2)步。2018年11月的脱欧峰会已经为第(1)步扫除了障碍;而从欧盟多个成员国的亮相来看,若是第(2)步能告竣,第(3)步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。

被英国议会卡住的缘故原由,除了广为人知的爱尔兰疆域问题之外,还袒露了英国海内缺乏脱欧共识的现状。从15日晚间投票的效果来看:“硬脱欧派”——以部门守旧党成员为首——支持脱欧、但阻挡梅提供的脱欧方案,因其“脱”得不够彻底;“留欧派”——包罗自民党、苏民党、绿党和大部门工党成员——由于阻挡脱欧这件事自己、进而阻挡一切关于脱欧的方案;只有“温顺脱欧派”——以部门守旧党成员为首——对梅的方案表现了支持(约占议会三分之一席位)。

在15日的投票失利后,梅政府将有三个事情日的时间来准备行动企图。之后她可能实验与欧盟重新谈判,以获得一个能使欧盟让步更多的“B企图”。英国下议院预期将在下周就“B企图”举行表决。如若欧盟拒绝重新谈判、或是谈判后的“B企图”仍未能获得下议院通过,思量到时间的紧迫性,“无协议脱欧”极有可能成为现实。

一旦“无协议脱欧”发生,英国将自动脱离欧盟,现存的一切欧盟相关协议将不再对英国有用。英国将失去进入单一市场的通道,英国与欧盟之间的商业关系将遵照天下商业组织(WTO)的划定。英国与欧盟将在疆域上恢复对对方公民的身份检查,现在有130万英国公民栖身在欧友邦家、370万欧盟公民栖身在英国。他们有可能失去在当前国家的栖身权和事情权。BBC此前做过详细梳理,“无协议脱欧”可能带来断崖式结果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只管“无协议脱欧”可能带来的破损性使之遭到了来自英欧双方政府及市场、企业的多方忠告,但它却获得了不少“硬脱欧派”的支持。他们以为,相比于梅提出的脱欧方案,“无协议脱欧”在本质上更靠近于英国脱欧希望到达的目的,是脱欧公投民意的更直接体现。也有谈论以为,守旧党政府对于“无协议脱欧”的偏好水平比他们现在愿意认可的要大得多。不外,在16日的不信托动议投票上,工党及自民党首脑均表现,若是不清除“无协议脱欧”的可能,他们就不会最先跟梅举行对话。

2、软脱欧

软脱欧,即有协议脱欧。从稳固的角度来看,它将淘汰脱欧这一重大事务带来的风险,使一切有章可循,这是政府、市场多方都乐见的一种情形。

什么样的协议呢?现在这是指梅政府与欧盟在去年11月脱欧特殊峰会上通过的585页脱欧协议。然而,15日投票的惨败——凌驾三分之二的议员投了阻挡票——显示了它与英国各方的期待都相去甚远,若是要实现有协议脱欧,就需要在现有基础上大加调整。这就要求与欧盟举行彻底的重新谈判。

在与欧盟长达一年半的谈判中,梅所代表的“软脱欧”态度一直饱受“硬脱欧派”的诟病,最集中的体现即是爱尔兰疆域问题。梅政府与欧盟告竣的后备企图意味着,若是英国和欧盟未能在脱欧过渡期内(2019年3月29日至2020年12月31日)谈妥未来的商业摆设,北爱地域将继续受到欧盟规则制约,北爱和爱尔兰之间也不会泛起需要海关边防的硬界限。硬脱欧派以为,启动这一摆设可能会无限期地将英国与欧盟联系在一起。

从法式上来说,梅应该尽快启动与欧盟的重新谈判。若是欧盟赞成重新谈判,那么《里斯本条约》第50条里划定的两年大限极有可能延期,这需要获得27个欧盟成员国的配合批准,难度不小。若是欧盟拒绝了重新谈判,那么英国政府需要重新思量差别的选项,有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将越来越小。

按理来说,梅现在需要尽快前往布鲁塞尔,与容克及图斯克碰面。但梅的讲话人在15日已经表现,梅现在没有前往布鲁塞尔的企图;相反,她在近两日的精神将主要放在召开英国议会的“跨党派集会”上。

从欧盟各方现在的态度来看,重新谈判的可能性是很小的。容克在脱欧特殊峰会上就已经作过强硬亮相:“这是唯一可能的协议。”相比于重新谈判,欧盟更有可能通过宣言、声明等不具备执法效应的形式,以制造努力的舆论气氛,给予梅一定的支持,取消英国海内的疑虑。例如本周一,欧盟便提供了新的书面保证,确认“后备企图”是暂时的,即便它被触发也不会连续太长时间。但从15日的投票效果来看,这一亮相似乎未能说服英国议员。

不外在周三不信托投票之前,多家媒体援引知情欧盟外交官透露,德法等其他欧友邦家正在研究推迟英国脱欧日期的方案,有可能批准英国脱欧日期从3月29日,至少延期到新当选的欧洲议会在7月上任以后,甚至是2020年。

3、二次公投

二次脱欧公投的呼声,从2016年的公投效果揭晓之后,就一直没有断过。在2018年下半年,由于脱欧谈判不停陷入僵局,二次公投被认真视为一种解局的选项。

在各党派之中,自民党是二次公投最有力支持者。他们从2016年就最先呼吁二次公投。不外他们现在在国会只有11名议员,远远达不到提倡公投需要的议员人数。第二大党工党中也有不少二次公投的拥趸。只管工党党魁科尔宾被以为是“疑欧派”,但工党的选民中包罗了不少年轻世代,他们与欧盟的联络更深。16日的一则新闻称,凌驾半数的工党议员已经公然支持二次公投。苏格兰民族党也有可能成为二次公投的支持者:在2014年的苏格兰自力公投中,一派声音以为,“苏格兰留在英国”的条件是“英国留在欧盟”;否则将提倡苏格兰二次自力公投。在16日的不信托动议投票上,苏民党首脑布莱克福德(Ian Blackford)表现,除非二次脱欧公投成为可能、并延伸“里斯本50条”划定的脱欧大限(2019年3月29日),苏民党才会加入对话。

阻挡的声音则主要来自守旧党、北爱民主同盟党及部门工党成员。梅曾在多个场所忠告,议员们不要钻营再次举行脱欧公投。她以为二次公投将对英国政治信誉造成“无法填补的损害”,“将在理应钻营团结的很是时刻进一步破裂国家”。

只管二次公投被不少人视为将英国带出脱欧泥潭的救命稻草,但从现实层面来说,二次公投很难真正为英国脱欧解局。

首先,二次公投必须由政府批准、由议会通过立法。现在二次公投支持者的议席生怕尚不足以支持其通过议会表决。其次,公投自己涉及较庞大的法式。一是需要详尽的民众讨论:公投投什么?谁可以投?现在的争论集中在,选票上应该泛起什么样的选项。一派声音以为,应该再就“脱欧”、“留欧”投一次票;另一派声音以为,已经投过的问题就不要再重复了,应该就“硬脱欧”、“软脱欧”举行投票。另一个庞大法式是,公投需要漫长的立法历程。伦敦大学学院的一项盘算显示,从决议举行公投到真正举行公投之间的最短时间约22周。也就是说,要在3月29日脱欧大限之前举行二次公投已经没有可能。

4、重新大选

严酷来说,重新大选并不属于脱欧解决方案的一种。但脱欧闹剧走到今天,与英国政坛的权力争斗绝脱不了关连——最最先脱欧之以是能搞成一场公投,就要怪将之作为拉票手段的守旧党候选人、梅的前任卡梅伦——政局的变更对脱欧的影响固然是很是直接的。

法式上来看,重新大选有两种可能的方式:现任宰衡可以决议提前大选;在野党也可以提倡对现任政府的不信托投票。

第一种方式,梅实在在担任宰衡初始就已经玩火自焚过一次。公投之后她接替了卡梅伦的宰衡一职,为了给脱欧谈判铺平门路,梅决议在2017年6月举行提前大选,以为守旧党争取更多的议席、为脱欧谈判争取更多的后援。但选举之后大失所望,不仅议席淘汰、还不得不接受与北爱民主统一党团结执政的局势。这一次再次面临脱欧僵局,梅在理论上确实有可能自动宣布再次提前大选——万一能再多拿一些议席呢?但事实上,不管是梅照旧守旧党,在支持率云云单薄、精神云云疏散的当下,都没什么动力去组织提前大选。

第二种方式,在15日的投票表决后,主要在野党工党已经正式要求对现政府举行不信托投票,但并未通过16日晚间的投票。梅政府继续留任。

在脱欧已成死局的情形下,重新大选只会让原来就乱成麻团的英国政坛和英国社会,越发万劫不复。

(界面新闻驻欧记者王磬发自布鲁塞尔)​

责任编辑:

   评 论
版权所有: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
地址:中国.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:100101
© 湘ICP备137433号-4